關於部落格
火,將所有的物燃燒成炫麗的色彩,激情過後,卻什麼也不留下
  • 13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急起直追的第一夜


 

 

 

叩叩叩叩

 

「老師早安。」高跟鞋踏在大理石地板的聲音居然如此刺耳。我微笑地在心裡諷刺著走過我面前的豔麗女人。

 

噠噠噠噠

 

嗯?這次是怎樣的人穿著怎樣的鞋子從我面前走過呢?我又揚起嘴角。

 

過了許久,聲音不減,卻沒有人走來。

 

怪了,我想。歪了歪頭朝窗外看去,卻也只有遠遠的三兩人坐在樹下。

 

最後我只能歸類成期中考將近的神經過敏。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那個人』,雖然好笑的是,我沒真正『見』到他。

 

 

 

「啊!」

 

「阿綠你幹嘛?」

 

「我的憲法要義還放在法學院的抽屜裡,我要回去拿。」我將腳踏車轉了個方向,「我回去一下,你先回宿舍。」

 

「喂喂,阿綠晚上一個人很危險啦,我陪你…」

 

「不用不用,只是一下子不會怎樣,少像個老媽子在操心。」我擺了擺手,「等會在餐廳見,先占個看的到電視的好位子啊!」

 

「好啦,自己小心點,待會見。」

 

「嗯。」

 

 

 

「啊靠,早上我坐哪個位子?」

 

嘴上是這樣說,我已經在一張又一張的座位抽屜裡找尋我那個沒翻過幾次又重的可以殺人的參考書…等等,原來也有個糊塗蛋把筆記放在抽屜裡了。我將一本厚厚的26孔夾拿出。嘖嘖,瞧瞧這厚度,這人也太認真了吧,翻翻看或許有寫名字,考前再問問看可不可以借我複習。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當我要翻開的一剎那,吵了我一早上的腳步聲又出現,我選擇性地不去理會那惱人的聲響,被分心的思緒重新回到被我翻開的筆記本上—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鮮紅的粗大字體寫滿整張橫條頁上,而上頭的字句也讓我冷汗不止。可是我怎樣也阻止不了自己繼續翻下去的動作,是被甚麼東西附身了吧,例如音樂教室的貝多芬之類的,慶幸的是我還有意識可以開自己玩笑。

 

一頁又一頁,重複的詞彙,原先那股顫慄的感覺漸漸退去,可是心裡越來越不安。

 

終於翻開了最後一頁—

 

去死吧!

 

在最後的一頁上只寫上這三個字,那紅,紅的似新鮮的血寫上的,而我在空氣當中也聞到那若有似無的鐵鏽味,經常性受傷的我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味道。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噠噠噠噠。

 

好像要將我逼瘋似地,那腳步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響…

 

喀、噠。

 

聲響停在我的背後,我的手上還緊緊抓住那本本子,我只能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現在是要正面對上終極魔王的意思嗎?

 

對於現在狀況,雖然會害怕,可是也又種這一天終於來了的解脫感,唉,是我太極端了嗎?

 

「同鞋,泥還在這裡幹啥?」

 

啊哩!?山東鄉音!?

 

我轉過頭去(我發現我可以照我的意識動了),看見一個老先生拿著手電筒朝著我,而他身上的識別證明明白白的寫著,校園安全管理警衛。

 

「沒、沒事,只是回來拿個書罷了。哈哈哈。」

 

我知道我一定笑得很乾,而且嘴角在抽蓄,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回頭再仔細看看手中的筆記本,上頭只有零星的幾個字,而那字跡我很熟。重新翻回第一頁,不出我所料,是剛剛還陪著我的朋友兼現任室友,許瑋倫。

 

在找到我的憲法要義之後,滿懷著疑惑和不解,在警衛的護送之下,回到了學生宿舍。

 

那時的我絲毫不覺正有一場大風暴,即將在我身邊形成,而我,正在這風暴的中心。






 

突然覺得,重新練文筆超難,尤其在我指考後,中文的程度簡直不堪入目,玲華姊姊我好想念妳(拭淚)。

 

我愛恐怖小說,最近大推九把刀的恐怖都市系列,我愛房東也愛刀老大(這是告白沒錯),殺手也很好看,可是心中最最掛念的還是烏家兄弟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