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火,將所有的物燃燒成炫麗的色彩,激情過後,卻什麼也不留下
  • 13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APH】Läsnä (典芬)上

 
 
【APH】Läsnä 上(典芬)
 
 
 
又到了忙碌的日子,提諾坐在溫暖的地毯上,一邊對照著禮物的清單一邊確定袋中的禮物都到齊了。花雞蛋貼心地將提諾在翻翻找找中掉出袋子的禮物咬回提諾的腳邊。
 
「真的是謝謝謝你了花雞蛋。」把禮物將過來放進大袋中,提諾再撫著花雞蛋,說:「今年乖巧的花雞蛋一定可以拿到禮物的,因為花雞蛋是乖孩子喔!」花雞蛋聽了這些話,興奮的汪汪叫。
 
「不過,我的帽子去哪裡了?」提諾東張西望地想找出自己的帽子,若是少了帽子,就不是一個完整的聖誕老人了。
 
「芬,這裡。」
 
鮮豔的大紅色和白色滾毛製成的聖誕帽子從提諾頭上垂下,再從剛剛開口的人來判斷,一定是──
 
「啊啊對不起瑞先生,弄丟了帽子害要你幫我找出來。」提諾一抬頭,就看見了臉色凝重的貝瓦爾德,想也不想,提諾縮起肩膀向貝瓦爾德道歉。
 
「芬,你太緊張了。」說完,貝瓦爾德也學提諾坐在地板上,看著提諾手腳慌亂的戴上適才找回來的帽子。貝瓦爾德緩緩的伸出手,按住提諾在頭上慌忙移動的雙手,再用另一隻幫提諾調整帽子到正確的位置。
 
提諾睜大眼睛,看著貝瓦爾德細心地喬弄著,順便以手指順了順提諾自己弄亂的軟髮,提諾突然間笑了。
 
「芬?你怎麼了?」微微抖動的肩膀透露出面前人笑的事實,貝瓦爾德更加靠近提諾的身體,擔心似地問著。
 
提諾先是搖搖頭,表示沒問題,在反握住貝瓦爾德的手,拉至自己面前,他又笑了,「瑞先生,真的是很溫柔呢。」
 
貝瓦爾德先是愣了一會兒,然後眼神溫和地直瞅著提諾的眼眸。
 
兩個國家,瑞/典及芬/蘭,幾百年來的牽絆、分分合合,在最艱困的時期誰也想不到他們居然也可以走到這一步。
 
當瑞/典毫不猶豫地從卡/爾/瑪/聯/合離去時、芬/蘭隨之跟上後,或許就是他們之間關係開始產生變化的時候。在當時的上司找回這個孩子時,貝瓦爾德也沒多留意幾眼就匆匆瞥過,便回到國家的城堡裡。隨後,換了個上司也連帶換了居住的地方,到了當初撿回來的孩子的居住地,在那裡建立了矗立百年的城牆和王室,在芬/蘭的城堡裡,才偶爾見的到嬌小的身影穿梭在城堡中。
 
接著,上司命令他到丹/麥去與當時的北/歐霸主結盟,順便帶上芬/蘭。住在一起百餘年了,瑞/典這時才第一次正眼看著芬/蘭,卻也沒再一步的接近。
 
真正的改變是在芬/蘭被俄/羅/斯,那個永遠看不出喜好的男人帶走後。1809,那一年,他想了很多,包括身為瑞/典國家存在的他和芬/蘭之間的各種可能,最後最後,貝瓦爾德得出了一個結論──他、瑞/典、貝瓦爾德奧克森謝納,早已經喜歡上那個名為湖泊之國的人而不知。
 
……咳咳,那個瑞先生,不介意的話我想我該出發了。」提諾小心翼翼的觀察貝瓦爾德的表情,深怕一但自己說錯了話,貝瓦爾德的表情就會變得超可怕,可怕到提諾無法直視的地步。
 
「嗯。」貝瓦爾德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客廳。
 
提諾見貝瓦爾德離開了,不禁鬆口氣。雖然瑞先生的面無表情已經看過將近千年之久,但是現在他還是會害怕,似乎怕著自己的舉止讓瑞先生不開心。
 
提諾.維那莫依寧,要再堅強點啊!不然瑞先生會誤會的!
 
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提諾托著那一袋子的禮物往大門走去。
 
有、有一點重呢。提諾對著自己說。
 
突然之間,袋子的重量輕了許多,在禮物袋的另一角出現了另一雙手。「芬,我來。」
 
原先消失在客廳的貝瓦爾德折了回來,看到的就是提諾吃力地拖著帶子前進,而那個逐年增加重量的袋子(託資訊傳播爆炸的服,全世界都知道了聖誕老人的存在)更是加深了提諾每年一次的困擾。
 
「瑞先生,又要麻煩你了。」提諾對著貝瓦爾德苦笑,都是因為自己的無力,才害得瑞先生為他東奔西跑,現在還要瑞先生的幫忙,自己……是真的很沒用吧。
 
等待有『一點重』的禮物袋運上聖誕馬車後,貝瓦爾德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包裝完整的禮物,遞到提諾面前。「芬,聖誕快樂。」
 
「瑞、瑞先生!?」提諾一臉驚訝地接下貝瓦爾德精心包裝的禮物,淺藍色的和白色的緞帶,提諾非常明白這是貝瓦爾德刻意這麼包裝的,「瑞先生,謝謝你。」
 
提諾先是把難得的禮物翻來翻去,再抬頭問問貝瓦爾德:「瑞先生,我可以現在開嗎
 
貝瓦爾德點點頭,提諾展開笑容,沒幾下,漂亮的包裝紙被拆了下來,露出裡面的物品。
 
提諾看到禮物下了一跳,貝瓦爾德在提諾愣住的時候把禮物拿過,抖了抖開,再度會到提諾身上──脖子上。
 
突然的溫暖讓提諾紅了眼。頸子上的毛絨絨觸感更一再顯現貝瓦爾德的細心,那是一條圍巾,提諾在瑞/典的街上曾經看過的一條,有著蒼綠色的顏色,和現在站在他身旁的人眼睛的顏色一樣,提諾曾再那一家店鋪前的展示窗駐足許久,最後還是沒進入那一個店家。沒想到被他知道了。
 
「芬,別哭。」貝瓦爾德笨拙地想擦去提諾眼角滑下的眼淚,只是這個動作卻加深提諾愈加想哭的情緒。
 
「瑞先生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這麼好……我真的,沒辦法報答。」眼淚愈流愈猛烈,明明曉得貝瓦爾德只會更加緊張,因為他的眼淚,可是就是停不下來。
 
……我不是想要你的報答。」眼看提諾一時之間還無法停下哭泣,貝瓦爾德乾脆將提諾攬進自己懷裡,口氣是從未有過的溫柔,這個看起來脆弱實際堅強的孩子比起外表,似乎非常敏感,貝瓦爾德知道,有關於芬/蘭的所有事情都知道,所以他只會更珍惜、呵護,直到彼此都被時間的洪流洗去、被世人遺忘。
 
「那……是什麼?」提諾雙手揪著貝瓦爾德的衣服,心中有點期待,希望他說出的理由,是貝瓦爾德從未對他說出的三個字。
 
「回來之後,我就會告訴你。」
 
提諾小小聲的笑了出來,抬頭再看貝瓦爾德,原來貝瓦爾德也會像哄彼得的方式對待自己,「那麼,要打勾勾約定好喔。」提諾擦去遺留在臉上的淚水,再度對著貝瓦爾德笑了,並且順著貝瓦爾德的方式,用他平時對彼得的方式對著貝瓦爾德說。
 
「嗯。」
 
貝瓦爾德並沒有伸出小拇指,反而──
 
「瑞、嗚──」
 
柔軟的觸感在唇上細細的磨擦著,提諾不自覺的閉上眼睛、把手中屬於貝瓦爾德的衣角抓得更緊,彼此靠得更近。
 
聖誕夜,幸福夜。
 
 
 

 
第一次打在後面的【後記】
 
香香香~這次你真的把我害慘了啦啦啦──(無限循環)
 
搞什麼東西,前面的要求完完全全沒對到,我對不起你(跪)
 
這下子不是我要拖稿,真的是因為瑞桑太悶騷、芬太太很清純,如果瑞桑直接來芬太太會使出怪力打回去的,真的不是我要拖,是夫婦不願意啊!
 
好了,我先預告一下,應該加起來會是三篇啦,應該……大概吧?
 
下一篇我會死命灌芬太太各國烈酒好讓瑞桑喪失理智 = = +
 
結果還是來不及在聖誕節結束前完成這一篇(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