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火,將所有的物燃燒成炫麗的色彩,激情過後,卻什麼也不留下
  • 13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APH】Läsnä (典芬)中上

 
【APH】Läsnä (典芬)中上
 
 
 
搭上的六頭麋鹿拉的聖誕馬車,提諾還想著離家前貝瓦爾德留給他的吻,一想到這裡,提諾不禁臉紅。明明就是瑞先生先湊上來的,自己、自己居然更加主動的回吻回去……嗚啊啊啊!
 
接下去的提諾更不敢想了,空出一隻手拍拍泛紅的臉頰,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把大家的希望和禮物發送到世界各地,要是不認真工作的話,恐怕是連花雞蛋都會對他生氣。
 
拉緊韁繩,馬車前正奔馳著的六頭馴鹿像是感應到提諾的決心,腳下踏著更大的步伐,以一般人看不見的速度奔馳在北/歐的夜空當中。
 
 
 
「哼哼,大哥今年居然只送了一瓶紹興酒就想了事,真是太小看我灣兒了。」飄逸的黑色長髮及在耳上兩側簪上的粉紅花朵飾品,右手持金/門鋼刀、左手拎著高粱酒瓶,亞//亞的一朵花──台/灣,目前處在極度憤怒的狀態。
 
「灣姊,What do you want to do next」紅色的功夫服裝以及稍稍粗了點的眉毛的男孩──香/港開口問。
 
「當然是送個回禮嘛,吶,菊君你說我該送什麼呢?」冷冷的笑了一下,接著態度一變就像翻書一樣快,甜甜的問了心目中才是哥哥地位的日/本。
 
「還是不要太過分的好喔。」至少還留了點良心給了隔著海峽的大哥的本田菊苦笑著回應灣兒。
 
「送回禮的起源是我喔!」動不動就愛喊著這一句的任勇洙、南/韓依然像往常一樣的不會讀空氣。
 
MOIMOI」倏地,舒爽清朗的聲音從亞//亞一行人頭頂傳來,伴著叮叮噹噹的鈴鐺聲,任誰都認的出來來者為何人。
 
「你好,提諾、啊!還是該說聲聖誕快樂!」首先向提諾打招呼的灣娘展開了可愛的笑顏,接著其他男性也跟進,「你好。」「一陣子不見了,芬/蘭君。」「聖誕節的起源……嗚嗚嗚──」任勇洙才說到一半的話就被灣娘摀住嘴說不出口。「任勇洙你是不想拿到禮物是嗎?」小小聲的在任勇洙的耳邊說著,灣娘她可是好心提醒一下,免得到時候又吵著沒拿到禮物在地上打滾。
 
「聖誕快樂。」從馬車上跳下的提諾的臉還似乎紅紅的,這讓灣娘有點擔心,「那個……提諾,你沒事吧?」
 
「沒、沒事啊,請問我看起來……像有事嗎?」提諾連忙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頰,難道現在還看得出來臉紅嗎?
 
「沒什麼,只是你的臉有點紅紅的,是感冒了嗎?」灣娘當然不知道提諾心中的掙扎,很直接地對他說出事實。只是這個事實對提諾而言,只是讓他的臉紅更加彰顯而已。
 
「可能吧。哈哈哈……」提諾只是把脖子上的圍巾不斷的往上拉,設法遮掩臉頰上的緋紅。
 
而本田菊似乎是連想到了什麼,默默地將隨身的靈感本子抽出,然後在上面記上一筆,一邊還竊竊私語著:「下次新刊的題材就用上吧。」之類的話。
 
「對了對了,這是大家的禮物,請收下。」提諾走回馬車旁,再從袋子裡拿出四人的包裝精美的禮物。
 
Thanks,讓你從大老遠來。」眼見本田菊正忙著構思新刊、任勇洙又在一旁吵吵鬧鬧的、而灣娘為了阻止任勇洙現在也很忙的情況下,只能暫時作為代表的香君伸手接下了四人的聖誕禮物。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全世界的人都還在等呢。」提諾看著亞//亞一家人熱熱鬧鬧的樣子,突然,他也很想回去家裡,和貝瓦爾德一起過聖誕夜。
 
「請等一等。」原先還在跟任勇洙打鬧的灣娘聽到提諾要回去了就突然回過神來,叫住了他。這也讓任勇洙順利逃離灣娘的魔掌,「先喝個幾杯高粱暖一暖身體再走也不遲啊!」
 
灣姊……
 
灣灣……
 
臭灣娘……
 
其餘的亞/細/亞家人有志一同的在腦內浮現出一句想對灣娘說的話:妳到底幾歲了!?居然說得出這像上了年紀的女人才會說出的話!?
 
「呃,我想還是不了,這是孩子們的哇啊啊──!?」提諾才辯解到一半,性子直耿耿的灣娘就抽起金/門高粱和鋼刀衝到提諾面前,對著他說:「左手右手,你選哪一邊?」
 
等等,剛剛是誰說不能對聖誕老人做出不禮貌的舉動啊臭灣娘!
 
「呃……我想喝一點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恐怕是被灣娘的驚人氣勢嚇到,提諾還是接下灣娘手裡的酒瓶,意思意思的喝了幾小口。
 
「要好好保重身體。」看著提諾順著她的意喝下了酒,灣娘很滿意的說:「下次記得要注意喔。」
 
「好的,謝謝妳。」酒量算是還不錯的提諾也是有點暈,沒想到灣娘家的酒類比他在北/歐喝過的任何種類都還要烈,不過為了不讓她擔心,提諾打算上了馬車後再做打算。
 
MOIMOI」提諾拉著韁繩,聖誕馬車逐漸升高,亞//亞一家向他揮手道別,提諾也大聲的說了再見。
 
那一夜,聖誕鈴聲響徹了整片東/亞的天空。
 
 
 
「啊啊啊!?」灣娘突然拔高八度的尖叫聲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
 
「怎麼了灣灣?」最先從尖叫聲中醒過來的本田菊小心翼翼地扶助灣娘搖搖欲墜的身體,「灣灣?」
 
僵硬的轉頭動作讓本田想起曾經在他家中流行一段時間的機器舞,不過灣娘的臉色可不是好開玩笑的時候,「我、我弄錯了……
 
「妳弄錯了什麼?」
 
「提諾剛剛喝下的酒……不是我家的高粱。
 
『咦咦!?』
 
「那個是……」任勇洙詢問了,但是灣娘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那是我原本想回送大哥的禮物──摻雜了我家的高粱、大哥家的紹興和菊君家的清酒混合而成的超級烈酒啊!」
 
 
 
【後記】
對不起我是渣渣(土下座)。
 
預定是三篇結束,現在因為亞//亞魂大爆發,加上灣兒現在在我後面拿著金/門菜刀抵住我的後頸,就讓亞//亞家破數字,然後本大娘欲哭無淚、芬太太很想睡、瑞桑想先殺之而後快(喂喂)。
 
我真的沒想到就這樣華麗的爆了,應該謝謝帥的小鳥一樣的基爾大爺才是。
 
再等我兩篇,應該就會結束了……我想大概吧?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