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火,將所有的物燃燒成炫麗的色彩,激情過後,卻什麼也不留下
  • 136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APH】Läsnä (典芬)中下

 
 
【APH】Läsnä (典芬)中下
 
 
 
不料,提諾再度回到馬車上後,暈眩的情形並未有改善,提諾只能勉強睜開眼睛不讓馬車離開既定的路線,「沒想到灣娘家的酒好濃烈。」
 
不過就算提諾現在處於微醺的狀態,身為聖誕老人的義務還是必須完成。提諾拉了拉脖子上的圍巾,接著右手的韁繩一扯,馴鹿們便隨著提諾的指示,向右方轉了大彎,朝向熟悉的方向前進。
 
 
 
「我說亞瑟啊,」法蘭西斯左手優雅地拿著上好年份的葡萄紅酒、右手則是捧著一小罐玻璃瓶子一臉無奈的看著躺在他深紅色沙發上呻吟著的亞瑟,「只是去一趟美/國家而已怎麼喝得爛醉回來?」
 
亞瑟只是癟著嘴,一手按著頭痛欲裂的腦袋,另一手伸出向法蘭西斯討著解酒藥,說:「不關你的事。」
 
「嘖嘖,哥哥的好心好意可不是天天有,就只有亞瑟你把他當成垃圾。」嘴上是這麼說,法蘭西斯還是小心翼翼地扶起亞瑟,並且在他的背後墊上好幾個抱枕。
 
亞瑟一把接過他手上的瓶子,一口喝下,「……難喝死了。」
 
聽到亞瑟這麼抱怨著,法蘭西斯只是笑一笑,說:「我到是想聽聽看有哪裡的醒酒藥是甜的。」
 
亞瑟也知道自己理虧,便撇過頭去不再理會法蘭西斯。
 
畢竟已經當了百年的鄰居,法蘭西斯知道這是亞瑟的最後妥協,就只有笑著過去不計較了。
 
Moi Moi──
 
匡噹!!
 
當法蘭西斯心中盤算著某位北國精靈是時候該出現時,隨著每年必定會出現的聲音外,那一聲巨響可是讓法蘭西斯嚇了一跳,原本在昏昏欲睡狀態中的亞瑟也被這一個巨響給嚇的清醒過來。
 
「好痛……
 
當法蘭西斯和亞瑟趕到有著壁爐的舊客廳時,只瞧見了纖細的聖誕老人正趴在地毯上,緩緩地從尷尬的姿勢爬起。
 
「提諾,還好吧?」雖然感到訝異,法蘭西斯還是立即快步來到提諾身旁,亞瑟也急急忙忙到提諾的另一邊攙扶著他。
 
「嗯,還可以,謝謝你們。」藉著兩人的持扶,提諾站起身子,雖然還歪歪斜斜的模樣,「只是有點醉了。」
 
醉了?
 
法蘭西斯和亞瑟對看一眼,提諾看起來並不像是個會在這麼重要的節日當中喝醉的乖巧孩子,難道是貝瓦爾德……
 
「提諾,我們先到客廳去,那裏有……多的解酒液,先喝下吧。」法蘭西斯巧妙的瞄了演亞瑟的表情,確定這麼說不會引起亞瑟的反彈才放下心來。
 
「不好意思,那就麻煩你了。」瘦弱的身體倚著亞瑟的肩膀,提諾雖然是醉了,但是良好的家教還是讓提諾強忍著頭痛向法蘭西斯點頭答謝。
 
「我先扶你過去,躺著會比較舒服。」亞瑟說。
 
看著一步步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提諾,法蘭西斯盯著他的背影想了想,不管怎麼解釋都很奇怪,而且貝瓦爾德也不可能就這樣放著提諾在外面喝酒,難道是來這裡之前所經過的國家嗎?
 
如果這麼一想,那麼亞//亞一家子的嫌疑最大了,光是那個酒國女英雄的灣娘就讓他舉雙手投降,不過,若是順著這樣的發展,把喝了酒的提諾玩弄一下應該是不會怎樣吧,畢竟平時這個可愛的雪精靈可是有個可怕的守護獅子在,讓他想靠近都會被北/歐的寒風逼回,這次說不準是他一生當中唯一的機會了。
 
可是法蘭西斯沒考慮到還有個酒醒後的紳士大人在場而且還會加上意料不到的人物們登場,他打錯主意了,請大家為他默哀三秒鐘。
 
 
 
「好點了沒?」亞瑟放下空瓶子在桌上,一臉擔心的看著提諾。平時他和瑞/典、芬/蘭的往來還不少,所以有一定的熟稔度,對於熟悉的人亞瑟也不擺出平時的架子,好聲好氣的詢問。
 
「嗯,謝謝你亞瑟先生。」
 
……或許是我不該問,可是提諾,」亞瑟突然正襟危坐,一雙漂亮的祖母綠眼睛盯著提諾那羅蘭色的瞳孔,說:「為什麼在這一天喝酒了?和貝瓦爾德吵架了?」
 
「咦!?亞瑟先生怎麼會這麼問?我和瑞先生沒有吵架啊。」
 
在亞瑟的追問之下才知道事情的緣由,不禁感嘆當年那個縮澀在王耀身邊的小女孩居然已經成了醉暈提諾的元兇(其實還得算上王耀及本田的頭上)。
 
叮噹!
 
已經接近午夜了,現在居然還有訪客來找。亞瑟瞪著坐在沙發另一邊的法蘭西斯以眼神意示他快去開門。
 
法蘭西斯被這麼一瞪之後,也只是對著喧賓奪主的亞瑟苦笑。
 
其實會在這種時間來的莫過於他那幾位惡友們──也許還附帶了一些人。
 
打開門後的法蘭西斯愣了一會兒,接著大笑:「我說今天是大家說好要來我家開party嗎?」
 
門外的人大聲的回答:「才不是,都是亞瑟突然跑掉了,害的HERO沒辦法只好追過來。快讓我進去,我快被凍死了法蘭西斯。」
 
一聽到這個無禮又大聲的熟悉嗓音,亞瑟馬上從提諾身旁跳了起來,對著門口大喊著:「阿爾弗雷德,你給我滾出去!」
 
「吶,HERO從不接受反對意見YO
 
「請問可以先讓我進門嗎?」路德維希還是那一副臉色凝重的樣子,原因恐怕是他背上的基爾所造成的,「不好意思我哥哥喝醉了,外面風雪有點大,法蘭西斯的住處又比較近,所以來打擾一下避個風雪。」
 
「請吧。」法蘭西斯讓了路好讓路德維希可以進來,還加上了總是睡不飽的菲力奇亞諾,「ve ~ 法蘭西斯哥哥聖誕快樂!」
 
「馬鈴薯混蛋,離我弟弟遠一點!」羅維諾的怒吼讓提諾縮了縮脖子,幸好自己把南///利的禮物早早送去,才避免了直接面對著羅維諾的不客氣。
 
「羅維諾,乖乖聽親分的話,不要在這裡鬧事。」安東尼奧拉著羅維諾的右手制止了他衝向前想揍路德維希的動作。
 
提諾只能愣著、看著眾人一個接著一個進到法蘭西斯家中。
 
就在亞瑟和路德未完全看顧的混亂情況下,提諾被法蘭西斯和仍在半醉半醒的基爾勸了不少瓶酒,等到亞瑟解決完阿爾的事情後才發覺現實情況糟透了。
 
提諾紅著一張小臉,露出靦腆的笑容,地上躺著的是無數的酒瓶──法國的紅酒加上德國自製小麥啤酒的空罐橫橫斜斜地散落在地毯上,醉了過去的元凶兩枚早就睡得昏天暗地,此時的亞瑟終於了解路德每天吞胃藥的心酸。
 
「提諾,你還好嗎?需不需要再一些解酒液?」亞瑟輕聲地再提諾耳邊問著,據貝瓦爾德的說法提諾在酒醉的情況下都會有些驚人之舉,這讓亞瑟有些心驚膽跳的靠近提諾。
 
「我沒事啊,亞瑟先生請不必擔心。」
 
像往常一樣的笑容,但是亞瑟就是覺得哪邊有些怪異。
 
「亞瑟亞瑟,你做的巧克力真的超難吃耶!」某個KY屬性的大男孩在亞瑟的背後大喊著,亞瑟受不了他居然在這時候說出這麼難堪的話,不甘心的轉頭罵得回去:「阿爾弗雷德,不好吃就給我放下它!」
 
HAHAHAHERO我才不會被小小的巧克力嚇到的!」
 
該死的自大狂。亞瑟把頭轉回來不想再和他爭辯下去,卻發現了──
 
「提諾到哪去了?」
 
 
 
【後記】
吾命休矣,雙手合十,與WORD同化歸白去。
又教人揪出:「下篇和H都還沒出來想逃去哪裡?」
復再陷入地獄中。
 
上面那個是最近的狀態,超慘烈。
 
話說香香的要求……法英的程度反而比米英還多,是因為最近迷上了法國的文化嗎?不過我不會笨到去選修法文,德文感覺比較有用,日文是用來聽懂廣播劇的(這女人糟糕了)。
 
下一篇大概就是傳說中的H了,帥氣的基爾大神請保佑,寫得出來就讓你攻一次,順道一題本大娘是獨普派的,我弟弟是元兇(喂喂)。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